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成吉思汗 > 正文

为成吉思汗守陵的部落——鄂尔多斯部

2020-09-15 21:38  作者:admin 点击:次 

  鄂尔多斯部之所以能够在15世纪中、后叶辗转顺利返回到毗邻明朝的黄河河套地区,不单单是为实现圣主成吉思汗当年留下的遗言,更重要的是由于这个时期,明朝和北元的政治、军事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蒙古人再度占据了黄河河套,鄂尔多斯部才可以轻易返回到宝日套亥地区。

  明朝初年,在明军的巨大军事压力下,蒙古势力全面退回到漠北地区。明朝先后在辽东、宜府、大同、延绥、宁夏、甘肃、蓟州、山西、固原建立了九个屯兵重镇,史称“九边”。这一举措使明朝实际控制了漠南地区的宣府大同边外、阴山黄河河套以北、沿河西走廊至嘉峪关一线,漠南地区成为了明朝的势力范围。

  但是从1428年(明宣德三年)起,地处东北、华北东部的兀良哈三卫首先脱离了明朝的控制开始南犯明边,这个时候西部蒙古卫拉特部也开始崛起,屡屡进犯明边并开始进入河套地区和内地,1436年(明正统元年)以后,在蒙古铁骑军事打击下,明军被迫放弃了东胜卫所在的黄河河套地区,撤退到榆林边外。1449年(明正统十四年)卫拉特部首领也先太师率部南下,对明王朝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明朝50万大军全军覆没,也先在土木堡俘获了明英宗皇帝,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土木之役”。在这之后,喀喇沁部首领、北元太师孛来率部于1456年(明景泰七年)进人河套。1461年(明天顺五年),孛来属下阿罗出也率部入居河套,期间翁牛特部首领毛里海率部进入河套,1470年(明成化六年),元室后裔孛罗忽济农(巴延蒙克)率鄂尔多斯部进入河套,他们成为河套的新主宰。与此同时,卫拉特部的癿加思兰也进入河套。孛罗忽济农、阿罗出、癿加思兰三方曾一度“各相雄长”,联合攻扰明边。这样,在蒙古各部纷纷入套的情况下,明朝军队全线溃退,让出了先前被明军占领的漠南蒙古地区。也就是在这个时期,鄂尔多斯部举部进入黄河河套,把圣主成吉思汗的“八白宫”迁移过来,安放在宝日套亥地区。这段历史,在明朝文献中被称为“北虏入套”。

  1475年(明成化十一年),满都鲁(1438-1479)在永谢布部首领癿加思兰拥戴下即位称汗,癿加思兰自称太师。满都鲁是脱脱不花汗的异母兄弟。这时满都鲁已经出没于黄河河套地区。在这个时候,鄂尔多斯部已经由孛罗忽(巴延蒙克)统领,也在黄河河套地区活动。孛罗忽是脱脱不花汗弟弟阿噶巴尔济的孙子,与满都鲁的关系是侄孙关系,满都鲁册封孛罗忽为济农。但是后来,满都鲁汗和孛罗忽济农中了恶人的离间之计,相互猜疑,最终孛罗忽济农在逃亡途中被杀。至此,满都鲁汗亲自掌管鄂尔多斯部。满都鲁汗也于1479年(明成化十五年)不幸去世。这时黄金家族出现了断嗣的危险,只留下了孛罗忽济农的儿子巴图蒙克。

  1480年(明成化十六年),满都鲁汗的遗孀,32岁的满都海哈屯为了拯救散离的蒙古各部,为了延续黄金家族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先是把巴图蒙克接过来抚养,后来同年方7岁的巴图蒙克结为夫妻,由巴图蒙克即蒙古大汗位,号达延汗(1473-1517)。为了消除卫拉特部对汗廷的威胁,满都海哈屯亲自率领大军,并把年幼的达延汗放在自己坐骑上的袋囊中随军征战。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于1481年(明成化十七年)打败卫拉特部。后来经过30年的奋战,达延汗在满都海哈屯的辅佐下,终于在1510年(明正德五年)再度控制了蒙古诸部。

  此后,达延汗亲自率兵讨伐右翼叛乱的满都赉部。达延汗在八白宫前重新宣布自己的大汗称号,奖赏作战有功的人员,真正把蒙古左右翼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重振了衰微已久的汗权,重新确立了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对蒙古各部的统治,使蒙古得到了中兴,因此达延汗被称为“中兴之主”。从此之后,鄂尔多斯部一直掌控在成吉思汗黄金家族手中。

  达延汗继位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鄂尔多斯部都在处于发展壮大的阶段,在达延汗的孙子博迪台吉(号博迪阿拉克汗)继位时期,他叔父巴尔斯博罗特的长子衮必里克济农和次子阿勒坦汗适应了时代的要求,大力发展畜牧业经济使百姓逐渐安居乐业,成吉思汗八白宫祭祀活动也得以全面正常展开。衮必里克济农与其弟阿勒坦汗兄弟关系和睦,在他们的领导下,蒙古右翼三万户强大起来。这时期的鄂尔多斯万户分布在黄河南北广阔的草原上。

  衮必里克济农在执掌鄂尔多斯万户后,博迪阿拉克汗刚刚称汗,衮必里克和阿勒坦汗在多次征讨兀良哈万户的战争中屡建功勋。博迪阿拉克汗为了表彰衮必里克、阿勒坦等在维护汗权和作战中所做的贡献,在祭供圣祖成吉思汗的八白宫前召集各万户领主举行隆重的授封仪式,宣布授予衮必里克“墨尔根汗”之号,授予阿勒坦“索多汗”之号,衮必里克荣获墨尔根汗封号之后,在蒙古各部众中的威望大大提高。

  衮必里克济农病逝后,阿拉坦汗接替哥哥之位执掌右翼大权。这时蒙古地区物资缺乏,阿拉坦汗早有心愿希望与明朝开展互市贸易,但由于蒙古与明朝积怨甚深,阿拉坦汗多次派遣使者议和不成。阿拉坦汗在无奈之下,于1550年(明嘉靖二十九年),率部攻入长城,自通州包围北京城,并攻入了安定门。明朝嘉靖皇帝大惊失色,不得不暂时允诺阿勒坦汗的条件,开关互市,蒙古大军随后撤兵。但是明朝不久又出尔反尔,闭关停市。这段历史史称“庚戌之变”。

  公元1570年(明隆庆四年),阿勒坦汗的嫡孙把汗那吉因为家庭矛盾激化而投奔明朝。以此为契机,阿勒坦汗与明朝谈判。会谈中阿勒坦汗除要求归还把汗那吉外,更主要的是谈到了蒙明和睦相处、开展互市贸易的问题。双方终于开诚布公、抛弃前嫌,明蒙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停止对抗,开放马市,走向合作。阿勒坦汗也被明朝隆庆皇帝封为“顺义王”。明蒙之间建立了长达70年的和平贸易关系,自此明蒙边境数十年无大冲突。通贡互市加强了漠南蒙古草原与明朝的经济文化联系,结束了蒙古与明朝长达二百余年的战争局面,使蒙明边界呈现出一派和平繁荣的景象。

  斗转星移、时空繁衍,鄂尔多斯部在黄河河套地区休养、生息、游牧一个半世纪以后,蒙古进入北元末代大汗林丹汗时代。这个时候正值17世纪初,地处中国东北地区的建州女真部首领努尔哈赤统一女线年(后金天命元年)建立后金政权并迅速崛起。17世纪20年代,后金以军事威胁和联姻等手段,陆续收服蒙古科尔沁、内喀尔喀等部,并按照满洲八旗制度建立了蒙古八旗,对原部落首领封爵,保留原属地,其职位可以世袭,通过这种方法拉拢蒙古王公贵族。后金解除了后顾之忧之后,矛头直指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林丹汗为了应付这个局面准备向西转移,于1627年(后金天聪元年),率部向西部右翼蒙古地区进发,进攻河套鄂尔多斯部。次年八月,蒙古右翼土默特、永谢布、鄂尔多斯右翼联军与林丹汗在今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艾不盖河一带决战,右翼联军寡不敌众,察哈尔军大获全胜,林丹汗率部进驻鄂尔多斯河套地区,并控制了成吉思汗八白宫,鄂尔多斯部无奈之下向林丹汗俯首称臣。林丹汗控制了东起辽河、西到鄂尔多斯的广袤地区。

  后金方面考虑到察哈尔林丹汗的存在不但不利于其统治归附的蒙古诸部,而且还是征伐明朝的最大障碍,于是于1628年(崇祯元年,后金天聪二年),皇太极调遣蒙古科尔沁、内喀尔喀、东土默特等部兵力,攻击察哈尔部,并占领了西拉木伦河和克什克腾,归降者无数。1632年3月,皇太极决定远征察哈尔林丹汗,5月下旬进驻呼和浩特,得知林丹汗已南渡黄河西去青海,就停止了追击,经宣府、张家口返回。途中收拢了林丹汗所遗部众数万人。1634年(崇祯七年,后金天聪八年),林丹汗病死在青海大草滩,其妻及子额哲率部降金。鄂尔多斯部摆脱察哈尔林丹汗控制后,进入后金的势力范围。

  1635年(明崇祯八年、后金天聪九年)四月,多尔衮率后金军队包围了额哲和苏泰太后的驻地,苏泰与额哲见大势已去,率部归降后金,并献出了元朝传国玉玺。额哲的归降,标志着北元政权的终止,也标志着自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政权延续了430年之后最后的终结。(文/孛儿只斤·苏和)